因涉嫌使用禁药,K宝可能会被禁赛,俄奥委会女子花滑团金牌也可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天浩】

2006年4月26日出生的俄罗斯花滑运动员卡米拉-瓦利耶娃,绰号K去年刚刚升入成人组的宝藏。结果是,2021-22在赢得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女单冠军后,她在花样滑冰大奖赛俄罗斯分站上统一江湖(87.42)、自由滑(185.29)和总分(272.71)三项女性单人滑世界纪录。

2022在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上,K宝宝再次刷新了自己的短节目记录。在这次北京冬奥会上,她完美地诠释了萨霍夫周围的跳跃和点冰周围的跳跃178.92分数排名第一。

视频截图

就在所有人都陶醉于她精致的外表和精湛的技术之下,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因涉嫌使用禁药,K宝可能会被禁赛,俄罗斯奥委会女子花滑团金牌也可能被取消。

为什么先赛后判?当巨头游戏在冰雪之上变得不再纯粹时,花滑还能延续它的美吗?

26月6日,俄罗斯奥委会选手卡米拉·瓦利耶娃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女子单人滑短节目中。新华社记者马宁摄

什么是曲美他嗪?

问题的根源在于K曲美他嗪在2021年12月的送检样本中检测到(Trimetazidine)物质。

曲美他嗪是治疗心肌缺血患者的药物,旨在提高能量代谢效率。

据专业医生介绍,由于运动时所有的心肌都来自运动员自身的生物能,曲美他嗪虽然可以提高一些运动的效率,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提高。

考虑到K宝一出道就打遍天下无敌手,用这种意义不大的违禁药,似乎有些不合理。

然而,曲美他嗪可以用来帮助运动员恢复,使他们继续从事自然状态下无法实现的大量运动,这导致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警觉。

2013到2014年,该药物尚未被列入违禁名单后,将其分类为S6.兴奋剂是比赛中禁止的药物。2014年亚运会前,中国游泳奥运冠军孙杨因服用曲美他嗪被中国游泳协会禁赛3个月。

2015年,曲美他嗪被归类为S4.激素和代谢调节剂是任何时候都禁用的药物。曲美他嗪直接属于2022年最新发布的反兴奋剂名单中的激素和代谢调节剂。

最近因曲美他嗪受到惩罚的明星运动员是法国摔跤手泽利姆汗·2020年,哈杰夫被禁赛4年。

然而,由于曲美他嗪的转化产物与另一种药物洛美利嗪(非禁药)的转化产物相同,如果中发现曲美他嗪,则需要排除洛美利嗪同时发生的情况,以确定违禁行为。因此,即使是A曲美他嗪被发现,K婴儿仍有机会翻身。

图片来自网络

“先赛后判”,是误会还是阴谋?

2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拒绝了K宝宝涉嫌兴奋剂事件,但他的妻子,前奥运冰舞冠军塔季扬娜-纳芙卡猛烈攻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认为这是对俄罗斯代表团的故意挑衅。

关键在于两个方面:第一,K宝真的服用禁药了吗?上面还说过,这类药物在检测过程中存在争议,而且这类药物对花滑运动员的帮助非常有限,K宝宝主动使用的目的是否足够明确?

第二,就是WADA公布测试结果的时机太微妙了。2021年12月25日2月25日俄罗斯全国锦标赛,K夺冠后的药检样本。WADA禁止俄罗斯体育,因此他们无权独立测试,需要送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实验室等待结果。

27月7日,俄奥队依靠俄奥队K宝贝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金牌。2月8日,斯德哥尔摩实验室传出K婴儿药检样本呈阳性消息。

由于俄罗斯锦标赛不是国际奥委会的活动,斯德哥尔摩实验室将根据流程向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报告结果RUSADA,第一时间后者是对的K宝宝暂禁赛;但运动员提出上诉后,于2月9日召开听证会,解除临时禁赛决定,允许K宝宝参加冬奥会。

211月11日,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ITA)证实K曲美他嗪阳性,宝药检样本,然后向体育仲裁法院(CAS)提出上诉。国际滑联(ISU)随后上诉结果的公布,要求恢复K临时禁赛婴儿。

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还宣布,将上诉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解除瓦利耶娃并允许她继续参加奥运会的决定,该案将由国际体育仲裁法院审理。

更有趣的是,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如果只有一名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测呈阳性,那么所有运动员在团队比赛中的金牌都不会被剥夺。然而,鉴于俄罗斯之前兴奋剂问题的严重性,这项规定显然不适用于俄罗斯运动员。

因此,塔季扬娜-纳芙卡非常生气,认为WADA俄奥团体赛夺冠时间点宣布K宝药检阳性是阴谋。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俄罗斯和奥运会可能是受影响最大的球队,女子花卉滑冰团体的金牌可能会被取消。如果该团体项目的奖牌重新分配,美国队可能会从银牌升级为金牌。

K因为宝宝还只有15岁,她个人属于受保护的年龄范围。即使她最终确定药物检查是阳性的,她也可能只受到轻微的惩罚,但她周围的教练和团队成员可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此外,还有一个影响,就是K宝宝可能无法继续参加女子单人自由滑。作为第一个在冬奥会上完成跳跃的女运动员,这枚几乎被锁定的个人金牌也可能不幸落下。

兴奋剂检测演变史:如何让比赛拒绝兴奋剂?

兴奋剂是体育界永远无法规避的话题,1960年可被视为反兴奋剂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当时在罗马奥运会公路自行车100公里团体赛中,丹麦车手詹森(Knud Enemark Jensen)倒在地上后,他的头撞到了地上,被送往医院死亡。当时,自行车场是一个严重的药物灾区,他的教练也承认在赛后为球员提供烟酒等药物。

自此事件以来,反兴奋剂已成为体育运动的主流。国际足联于1966年宣布了反兴奋剂政策,一年后国际奥委会也加入了这一政策。1968年欧洲杯开始了官方药物检查,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成为首届药物检查奥运会。

丹麦车手詹森倒地/视频截图

由于反兴奋剂的检测方法总是比药物落后一段时间,因此必须有一定的犯规空间。基因兴奋剂很难从尿液和血液中检测到,这曾经成为反兴奋剂的难点。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这个问题已经逐渐被克服。

另一方面,在北京和伦敦奥运会期间,运动员样本检测的阳性率不到1%,但未来复试结果接近8%。因此,运动员的生物样本(尿样和血样)可以在未来更有效地保存。

此次对K体育仲裁法院预计将于2月15日审理宝案,即K在参加北京冬奥会花滑女单项目之前,宝宝给出了结果。

即使目前有一个不那么令人满意的答案,经过更深入的调查和科技发展后的新手段,未来仍有可能追究惩罚或下雪。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天阅读有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