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12月12日,中超第二阶段迟迟到来。在各队大面积欠薪、不少球队陷入生存危机的情况下,除了惨烈的保级大战外,恐怕只有山东泰山、上海海港等少数球队还有心气竞争联赛冠军,而其他保级无忧的队伍想的只是最低程度完成这个赛季而已。中超争冠组、保级组的赛事本身已经很难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很多媒体和球迷更关心最后8轮中超是否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毫无疑问,中国足球正处于职业联赛开始以来的至暗时刻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中超第二阶段即将开赛 图据IC photo

在持续近两年的疫情之下,中超不得不连续两年进行赛会制比赛,导致曝光率和关注度大减。再加上各俱乐部背后的母公司很多都出现了资金问题,尤其是房企受到很大的冲击,导致大量球队的母公司开始无法给球队供血。目前只有少数几家俱乐部还能正常发放薪水,其他队伍欠薪时间长的甚至已经超过八个月,不少昔日的“土豪球队”甚至已经无力支付俱乐部水电费、伙食费!

拿惯了高薪的中国职业球员开始惘然无措、惶惑不安,习惯了高消费的他们因为今年收入大减,有的开始无法支撑豪宅的按揭,甚至某北方球队传出三名球员婚姻出现了变故!虽然在生死攸关之际,不少从业人员都表现出了大局观,河北队球员此前就在长期欠薪下集体表态,愿意无偿参加最后阶段的中超联赛。广州队的郑智将在没有薪水的情况下作为主帅兼球员率队征战8轮联赛,队内球员情况也大抵如此。这也让外界惊呼:“中国足球一夜之间集体返贫!”圈外人很难想明白,中国足球职业化已经走过了27个年头,为什么一旦母公司无法供血,中超俱乐部还是脆弱到不堪一击?难道俱乐部自身没有任何的造血功能?

“哪儿来什么造血啊,根本就没有!”一家中超俱乐部的负责人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揭露了问题的本质。

虽有中超球队广告收入可观

但很多时候是“左手倒右手”

根据历年的《中超商业价值报告》,中超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赞助、转会、门票、中超公司分红以及衍生品收入等几个方面。但由于前些年的金元时代,各俱乐部都投入到疯狂烧钱的军备竞赛中,导致真正能够盈利的俱乐部寥寥无几。

由于前些年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在新三板上市,所以每年都会发布相应的财报,他们的财政情况是最为透明的。在2020年从新三板退市前,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最近一次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俱乐部在2019年总收入9.489亿元,其中营业收入7.82亿元,但总成本高达28.9亿元,2019年总亏损19.4亿!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在2019年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的收入中,广告收入达到5.66亿,这是俱乐部收入的大头。其次,从中超公司分红和奖金为8700万,门票收入5726万,外租球员3427万,周边产品销售3672万。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在疫情之前,上海上港俱乐部曾宣称连续三年盈利,但由于没有相应的财报,很难知道该俱乐部的具体收入来源,外界对此也有颇多质疑,认为大头还是与其母公司相关的赞助收入。2018年上港俱乐部盈利184万,正是因为上海体育局在年底奖励了3000万的夺冠奖金,才帮助球队“扭亏为盈”。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12月10日,上海海港启程前往广州赛区 图据IC photo

如果以欧洲职业俱乐部的标准来看,他们的收入构成主要来自电视转播分成、周边产品销售、门票销收入和“合理”的广告赞助收入,和中超俱乐部看起来差不多。但根本在于广告赞助的“合理”二字上。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在2019年广告收入虽然达到了5.66亿,看似惊人,但根据其财报显示,其中有4.63亿来自俱乐部的母公司恒大地产,占了年度收入的59.2%!

球衣胸前广告素来是职业俱乐部的收入重点,但在中超,企业投资足球更多是为了广告效应。所以很多俱乐部的投资人并不愿意出让这个黄金位置,而是选择将球队的胸前广告留给自家或旗下的品牌,这在俱乐部的收入层面上,其实就是典型的“左手倒右手”。当年广州队在亚冠决赛当天,为了巨大的广告效应将胸前的“东风启辰”广告替换为“恒大人寿”,因此引起了很大的风波,也是这一现象的极端体现。很多中超俱乐部母公司在每年注资球队外,还成为最大的广告赞助商,看起来虽然会让俱乐部的财政收入更光鲜,但一旦剥离这种“内部走账”的赞助,中超俱乐部的营收就显得惨不忍睹。

青岛队赞助商七剩一

深圳队拥有30家赞助商也仍需母公司输血

当然,过去中超在金元时代一度号称“世界第六大联赛”,其风光还是能吸引到一些企业成为俱乐部的各级赞助商,为球队提供了真金白银的支持。前面提到的“东风启辰”当时赞助广州队的胸前广告,就斥资一个亿。而“上汽集团”赞助上海海港的胸前背后广告,据说金额在1.5亿左右。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12月10日,深圳队抵达广州赛区 图据IC photo

但最近两个赛季因为疫情的影响,中超进行赛会制比赛,曝光率锐减,影响力大幅下降。今年更是因为要为国足征战世预赛让路,整个联赛被肢解得支离破碎,中超联赛的品牌大打折扣。这也导致不少球队的赞助商意兴阑珊。据《足球》报报道,目前中超欠薪时间最长的青岛队原本有7家赞助商,目前还剩一家!其中一个主要的赞助商此前签订了3年值3亿元的赞助合同,在2019赛季履约1亿元,但因为今年该赞助商选择退出,剩下的2亿赞助费也打了水漂。

深圳队是今年中超各队中赞助商最多的球队,除了母公司佳兆业外,还有30家各级赞助商,该俱乐部相关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没有赞助商流失,还增加了一些。这可能得益于深圳的市场经济环境,大企业较多。虽然今年联赛的关注度不够,但还是能够保持一定的稳定性。”但在目前中超联赛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何况即便是深圳队这样拥有30家赞助商的球队,也无法仅靠广告赞助收入来支撑球队的营运,仍然需要母公司输血。

这两年门票收入都为零

衍生商品的销售利润就是翻100倍也没用

而在其他收入方面,连续两年的中超赛会制比赛让各队的门票收入均为零!虽然一些球队的门票收入基本上就是冲抵场租、安保费用,但那些主场上座率高的球队,门票销售在俱乐部的总收入中占比还是较大,一般来说可以达到数千万。2015年广州队第二次夺得亚冠冠军时,全年中超联赛、亚冠联赛、足协杯等赛事的主场门票收入高达1.5亿。而在最近两个赛季,赛会制不但对于各队的门票收入是一个重创,更是从职业联赛在性质上重回专业化体制的模式——中立场作赛、不向公众开放的封闭环境,极大地减少了职业足球与市场的直接互动,降低了球迷们的参与度。再加上限薪制造成的大牌外援纷纷逃离,导致中超联赛和各俱乐部的品牌力大幅下挫。最近两年,很多球迷都有这样的感觉:在朋友圈几乎很难刷到关于中超联赛的消息。而过去一个活跃的中国足球论坛版块的日流量只有过去的百分之二三十!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以前,商贩在中超比赛日售卖俱乐部球衣等周边 图据视觉中国

这种情况下,中超各俱乐部的周边衍生产品的销售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实这本来就是中超各队不太重视的方面,一是因为“山寨产品”太多,以前广州队的主场比赛之前,天河体育中心门口全是摆地摊销售山寨球衣的商贩,一件广州队的山寨球衣在这里只卖25元,在那些不太将就、并非铁粉的球迷面前,售价数百元的正版球衣很难与之竞争,梅西加盟大巴黎后,售价1400元人民币的梅西新球衣在24小时内售罄,大巴黎狂赚2.16亿人民币,几乎一天的收入就抵消了梅西的年薪,这样的事情在中超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其次,很多中超俱乐部在衍生产品的开发上并没有什么专业人士,因此也难以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一家南方的中超俱乐部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俱乐部的周边产品开发需要有专门的设计人员,合适的生产厂家以及完整的供应链,其实都不容易。”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上海申花的纪念品一应俱全 图据IC photo

不过即便用心去做,中超俱乐部在这方面的收效也不大。某中超俱乐部近年来开发了一系列的潮流商品,在业内还是很有口碑。但该俱乐部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这些潮流商品的销售情况却并不理想,“目前中超联赛中只有上海申花、北京国安和山东泰山这少数几家俱乐部的周边产品卖得比较好,我们虽然也做了很多工作,但销售情况并不乐观。今年相关的周边产品大概卖了四、五十万,除开成本,也就是十多万的利润,就一家中超球队的投入来说,这方面的利润就是再翻100倍,也算不上什么!

至于转会费收入,由于中国足协开始对转会费进行限制,杜绝天价转会,再加上整个足坛大环境的影响,2021年冬季转会中,中超各队投入都很有限,内援流通基本上都是免签为主,自然谈不上什么转会费收入了。

去年中超分红腰斩1/3

今年联赛版权裸奔后分红更是没有什么指望

广告赞助大多来自母公司、门票销售和转会收入无从谈起,这两年中超俱乐部最重要的收入只剩每年的中超公司分红了。前几个赛季,中超每支球队的分红都超过6000万,对一些小球队来说,这可以说是“救命钱”,至少能解决很大一部分问题。

但从去年开始,中超分红大幅缩水,每队只有2000万左右,和过去相比相当于腰斩了1/3。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中超版权出了问题,2015年体奥动力以5年80亿拿下中超版权,也让中超公司变得财大气粗。2018年由于限薪令和U23政策导致中超大牌流失、比赛质量下降,引起了体奥动力的不满,一度想要放弃中超版权。在中超公司的极挽留下,双份达成一致,合同由之前签订的5年80亿更改为10年110亿,相当于版权收入从每年16亿稀释到了11亿。2020年,由于苏宁出现困境,江苏苏宁在夺冠后解散,苏宁旗下的PP体育也没有向体奥动力支付分销的2020赛季的中超版权费,导致中超分红急剧下降。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2015年体奥动力以5年80亿拿下中超版权 图据IC photo

而在今年2月,体奥动力已经与中超公司解约,今年中超联赛在转播版权方面更是“裸奔”。由于中超公司在今年的两个赛会制比赛中还负担了所有队伍进入赛区后的吃住训赛等费用,今年的中超分红还将扣除这些成本。在失去了转播版权这一最大收入的情况下,今年中超各队的分红收入可想而知,由于中超不乏以实物进行赞助的赞助商,2008年每家俱乐部分到750箱啤酒和一台打印机的笑话不是没有可能再次出现。

一位中国足坛资深经理人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疫情影响、行业萧条导致众多俱乐部的母公司陷入财政危机,而中性名政策在此时的出现成为压倒中国职业联赛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不少俱乐部的母公司都无心继续经营下去。大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必然会诱使其他人效仿,甚至变本加厉,这就是所谓的“破窗效应”。在昔日无比辉煌的广州队、财大气粗的河北队都开始欠薪的情况下,更多投资足球的企业在欠薪之上已没有了任何的心理负担,也迅速导致此前烈火烹油的中超联赛“集体返贫”。

一旦母公司停止供血,本身就缺乏造血能力,在最近两年更是各方面收入都锐减的中超俱乐部自然难以为继。作为中国足球的行业最高管理部门,中国足协当然不会坐视不管,目前他们希望和各地相关部门一同加快中国足球的改革步伐,指导各个俱乐部进行整体股权改革,但目前不少俱乐部在这方面都推进缓慢。

今年中超联赛还剩8轮,在中国足协全力保障下,正常完赛的确不难,毕竟一些球队的球员为了球队和行业还能够生存下去,在长期欠薪下也表态愿意无偿参赛。但明年呢?很多已经处于生死关头的中超球队还有没有明年,现在还很难说,最后8轮联赛对一些球队的球迷来说,也许真的就是“看一场少一场”!

红星新闻记者 姜山

编辑 欧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红星调查|中超在至暗时刻复赛,为何离开母公司供血就集体返贫?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