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江苏足球不能进入中超联赛?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资本可以撤退,但足球总是离不开城市。

上海滩足球巨头范志毅曾说过:以不懈的士气,成为城市的典范。他还记得,在1995年申花队为上海赢得全国冠军后,足球突然成为整个城市幸福的源泉。

另一方面,这就是为什么苏宁今年3月撤资江苏足球,没有做好过渡交接工作。球队实质性解散后,大量江苏球迷黯然神伤。

近年来,中国职业足球迎来了一轮又一轮的重组,一些高调进入市场,一些退出。在此背后,都反映了职业足球对城市的象征意义,以及对职业足球的不同理解和思考。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总的来说,职业足球仍然是经济发达城市的首选,中超球队仍然大量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区。

但自今年年初以来,随着中国足球新政策的出台,经过新一轮重组,河南洛阳、河北沧州等二三线城市也进入了该局,迎来了通过足球提升城市形象、制作城市名片的机会。

江苏队后悔失去江苏队

江苏队,戛然而止。

21月28日,江苏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因素叠加,俱乐部无法保证继续参加比赛,从现在起停止运营。

3月下旬,中国足协正式公布的新赛季准入名单中没有江苏队,这意味着这家起源于1958年、起步于1994年的中国老职业俱乐部已经实质性解散。

根据公开信息,江苏足球俱乐部此前由江苏国有企业国信集团投资运营,并于2015年转手为民营企业苏宁集团。粉丝们指责苏宁停止运营俱乐部,的情况下停止运营俱乐部,这对江苏队和江苏球迷不负责任。

苏宁甩手引起的震荡甚至出圈。

41月4日晚,著名主持人孟飞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与球员周云和主持人黄健翔的照片,称两位江苏球迷邀请江苏足球英雄周云吃饭,30岁退役。这酒不好吃。

周云是江苏本土球员,在江苏队效力了十几年。江苏队停止运营后,周云心灰意冷地选择退役,尽管他还处于球员的黄金时代。

前央视名嘴黄健翔来自江苏。孟飞虽然出生在重庆,但也是长期在江苏工作生活的新江苏人。不难发现,球迷对俱乐部的感情往往是基于地域性的自发行为。

去年江苏队首次夺得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冠军后,江苏省人民政府还向俱乐部发出贺信,称赞俱乐部为江苏人民赢得荣誉,增添光彩。

江苏队早年徘徊在低谷,就像家里孩子的成绩总是上不去一样,也受到江苏人民的关注。据《扬子晚报》报道,2007年底,当时江苏省委主要领导参观《新华日报》和《扬子晚报》时,提出了江苏球迷非常关注的话题:为什么江苏足球不能进入中超联赛?报告称,省委领导的关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但现在,由于种种原因,江苏经济大省将暂停江苏队的招牌。

据《体育周刊》报道,江苏俱乐部停止运营后,由于俱乐部负债累累,虽然有企业愿意帮忙,但由于债务问题无法达成协议。

经济发达城市职业足球俱乐部优先配置

事实上,江苏队已经沦落到斯,除了感叹夺冠后三个月就停止了运动外,还感到不可思议:江苏这个经济大省,似乎养不起足球队。

毕竟,高水平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往往是经济发达城市的独家。特别是几年前,各种资本进入足球,各种俱乐部开始了军备竞赛。

例如,2016年初,苏宁作为江苏当地民营企业的领导者,在进入江苏队仅两个月后,就投入了7亿多元引进大明星。巴西前锋特谢拉的转会费约为5亿元,大大刷新了中国足球转会费的记录。

此外,过去几年,广州队的投资者恒大集团、河北队的投资者华夏幸福等都不遗余力地投入资金引进大牌球员。

对于缺乏一定财力和巨头的二三线城市来说,这样的烧钱往往只能望而却步。

数据显示,2016赛季中超联赛16支球队中有8支,即半数来自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

在军备竞赛达到顶峰的2019赛季,三个城市群中有多达11支球队,其余5支要么来自省会,要么来自副省级城市(大连)。

相应地,东北、贵州等地的球队由于投资者财力相对有限,无法跟上疯狂烧钱的球队,纷纷从中超降级。

英国体育经济学家西蒙·库珀在《足球经济学》一书中写道,欧洲足球强大的原因之一是,欧洲一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地区,有支持职业足球的经济基础和增长职业足球的社区土壤。

这一理论在中国不断得到证实。2018年底,由昆山国有资产控股的昆山足球俱乐部成立了最强县级市江苏昆山职业足球。

数据显示,昆山虽然是县级市,但总产值已超过4000亿元。昆山物质基础雄厚,开始重视公共服务建设和城市品牌建设。昆山俱乐部仍然是中国罕见的县级职业俱乐部。

中性名 限薪,二三线城市迎来机遇

然而,随着中国足协限薪令和中性名政策的实施,中国足球迎来了另一次洗牌,让二三线城市看到了机遇。

所谓工资限制,是指俱乐部球员年薪的上限,可以有效阻止俱乐部以明显超出正常范围的高价引进外援,进行军备竞赛,引导俱乐部进行理性投资。

中性名称政策强制要求各俱乐部名称中不得有投资者企业名称,而是突出城市文化和特色,符合国际惯例。例如,天津泰达更名为天津津门虎,云南昆陆更名为昆明郑和船夫等。

这无疑给试图通过投资俱乐部直接产生广告效果的企业泼了一盆冷水。但与此同时,它也为打算通过足球俱乐部宣传城市形象的地方政府提供了机会。

一方面,在中性名称政策下,企业投资足球的动力有所下降,因此欢迎新投资者加入,以减轻投资压力。另一方面,薪酬限制政策显著降低了俱乐部的投资成本和非理性投资带来的风险,使地方政府开始感兴趣,不再局限于财政收入超强的经济发达城市。

例如,洛阳是河南的第二城。

新中国足球政策出台后,河南建业俱乐部面临更名,需要删除建业一词。建业集团还打算优化俱乐部的股权结构,缓解集团的投资压力。随后,洛阳市政府及时进入该局,最终促使河南俱乐部在洛阳定居。该团队曾更名为洛阳龙门。后来,由于河南球迷的强烈反对,它被改为河南松山龙门。虽然洛阳不再是一个词,但它仍然融入了洛阳标志性景点龙门石窟的元素。

据洛阳网报道,洛阳市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打好足球牌对于宣传和展示洛阳城市形象具有重要意义。

河北第四城沧州,将原石家庄永昌俱乐部运营到沧州落户,更名为沧州雄狮(沧州又称狮城)。

根据沧州市政府官网,今年1月30日,沧州建投与永昌地产集团正式签约,沧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双双出席签约仪式。

报告称,双方正式合作后,将共同提升沧州城市形象,丰富人民文化生活,促进区域产业升级,推动体育产业其他产业经济发展,增强沧州的竞争力和软实力。

编辑:李克诚

校对:栾梦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